string(4) "test" int(165) 贤妇重生后,霸占权臣再嫁高门 第165章 相守(第1页/共2页),爱吃米的醋坛作品集,言情小说,360小说阅读网
您的位置:首 页 > 言情小说 > 贤妇重生后,霸占权臣再嫁高门 > 贤妇重生后,霸占权臣再嫁高门目录 > 第165章 相守(第1页/共2页)
返回目录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收藏本页

贤妇重生后,霸占权臣再嫁高门 第165章 相守(第1页/共2页)


****3*6*0**小**说**阅**读**网**欢**迎**您****

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,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    
    “皇上,春答应有喜了!”福公公禀告着,“近日,皇后娘娘见春答应茶饭不思,今日请太医诊治,刚传来消息。”

    皇上龙颜大悦,确是强作镇定,“大公主病重进宫,皇后不知情吗?”皇上越发看不上皇后了。

    自从云若婉绘声绘色给皇上讲了慕容娇娇凄惨的故事,皇上便看不上皇后了!

    皇后既不是高贵的慕容乔也不是爱慕皇上,为皇上生下一对龙凤胎的慕容娇娇。皇后是个窃取者,一个骗子,让她做皇后,皇上真是有种为国捐躯之感。

    “父皇,皇后娘娘担心春答应,想来没有空闲,顾念到儿臣,您别怪罪她了。”云若婉已经被宋染按回椅子里,看起来还是很虚弱。

    皇上心疼道:“当年要不是那贱人把你扔出宫,朕早就……”他早就寻得妙药,长生不老了!“海上可传来消息?”

    “父皇,莫要担忧,一切顺利。阿染,帮了儿臣许多,他训练出来的人,个个有个好身手,再大的风浪都无事。”

    早在景王行刺之时,云若婉便将五万私兵的事告诉了皇上,并献上用仙岛之水和果实炼制出的仙丹。皇上将信将疑,给狗服用半颗,给宫人服用半颗,都无事。

    他自己偷偷也吃了一粒,顿时精神抖擞,斗志昂扬,闲时磨刀,没承想,今日,产出果实!

    “好了!宋国公,爱妻心切,青云观之事,朕不追究。阿染,朝中之事,你需上心,但婚事也不能耽搁。朕的孙儿,没有名分,传出去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云若婉闻言借机攀高枝,“父皇的孙儿,还需要什么旁的名分?”

    宋染却好似没听明白,乐不可支,“明日即可!一切准备妥当。”

    皇上对宋染的反应很满意,至于云若婉,她脑子要是转得不快,能找到仙岛吗?仙岛飘忽不定,方向很难把握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带婉婉回府了!”

    皇上笑得和蔼,宋染抱起云若婉刚要离开大殿。

    福公公上前同皇上小声耳语。

    皇上顿时冷了脸,“当真?”

    福公公诚惶诚恐:“奴才不敢欺瞒圣上。”

    云若婉真的累了,她强睁开眼睛,宋染眼神柔和,嘴角翘起,云若婉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“我饿了,我想吃些东西。”有热闹,她想看。

    宋染无奈只能将她放下,只见皇上走到二皇子跟前抬腿一脚,踹在他胸口,原本昏昏欲睡的二皇子一下子弹了起来,哀嚎不断。

    “皇上,言儿受了伤……”淑妃挡在二皇子身前,却被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皇上手指颤抖,嘴唇颤动,“朕原以为你是真蠢,没想到,你竟早和冯道长勾结在一起愚弄朕!说,他密室的暗道为何直通高尚书府!为何!”

    二皇子迷迷糊糊,摸不清状况,“又不是景王府?啊!”又挨了几脚。

    皇上向来多疑,出口在景王府,他肯定有所怀疑,但在高尚书府,他反倒会算在景王身上。

    云若婉看向宋染,宋染目视前方,用力捏了下她的手,两人十指相扣握在一起。宋染早有安排。

    皇上教训二皇子,二皇子除了喊疼,说不出别的,淑妃焦急不已,她瞄到刘院首,五花大绑跪在地上,阴鸷地眼神分外骇人。

    她突得灵光一闪,“皇上,出口在高府可能是掩人耳目!乐嫔的母家原住在高府隔壁,前几年才搬走。皇上,那个宅子里兴许有线索。”

    刘院首闻言表情错愕,淑妃顿觉自己太过聪明,“皇上,乐嫔与冯道长是同乡,您记不记得?永嘉公主去了,岭南雨停了,仙丹也找到了,您说怪不怪?她是天命之女,她怎么找不到仙丹!”

    “婉婉,你怎么了?肚子疼?”宋染抱起云若婉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云若婉顿觉失望,她肚子不疼,但听下去没有好下扬!皇上为人狭隘,揭他的疮疤,笑他的愚蠢,找死!

    三日后,冯道长出关,他为天下苍生祈福,在火中飞升。刘院首“云游四方”,听说出海寻仙药去了。

    二皇子依旧囚禁,只是换了地方,在宗人府。他伤势刚刚好些,便召女子侍寝,没想到,来人是高氏。听说二皇子没死,只是两只脚,三条腿都断了。

    大公主府

    周大奎跪在地上向云若婉嗑了三个响头,“他只是刘院首的侍从,刘院首尝毒药时身故,他便冒名顶替。刘院首原有一门亲事,是与长公主的陪读。他想完婚,但……从此便恨上宋家。”

    云若婉坐在上首静静地听着,长公主的陪读就是宋染的生母。

    “他的仇恨,是他的事。他抛弃我娘,也从没管过我,要不是机缘巧合帮大公主办事,我可能遇不到他。我念着他毕竟是我父亲,力所能及,尽量去做,但宋国公,大公主,我真的没跟他说过要紧事,尤其是大公主的事。真的没有!”周大奎牵动伤口,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云若婉看他裤子又冒血顿觉头晕,“下去看孩子吧!自己的身体也得多注意!”

    周大奎感恩戴德。
>>>点击查看《贤妇重生后,霸占权臣再嫁高门》最新章节